巴菲特餐会历年得标者故事:催生两大中国手机品牌、价值投资大师

发布时间:2020-07-08 | 作者: | 来源:http://www.msc913.com/info_222991.html

巴菲特餐会历年得标者故事:催生两大中国手机品牌、价值投资大师

巴菲特餐会历年得标者故事:催生两大中国手机品牌、价值投资大师
华伦巴菲特。REUTERS/达志影像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是我们琅琅上口的一句俚语,它代表着任何事情都得付出代价去获取 — — 而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这句话更适合来形容巴菲特的慈善餐会了。

从 2000 年开始,华伦.巴菲特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事情之一,就是他那让人公开竞标的巴菲特餐会项目。

这项餐会的主要目的,是将这些拍卖金额捐助给葛莱德基金会 ,用来帮助旧金山的贫困人民。

儘管从 2008 年开始,竞标金额就从没低于过 150 万美金,但仍然有许多人趋之若鹜,想把握住这个机会。

因为这些人知道,在这短短的几小时中,将足以获得可以改变人生的建议与知识。
然而,巴菲特的餐会是否真的这幺有价值?实际参与过的人到底又获得了些什幺回报,以及他们现在又过得如何?

以下将会逐一介绍,每一年得标者的故事!

2006-2008 年:时空背景2006 年:得标者跟与会者

早在与会以前,段永平便是巴菲特的铁粉。

他观察这些年巴菲特的投资哲学,概括出一句话:「你要买一只股票,其实是买这家公司,因此前提是你必须了解它,这与投机截然不同。」

并根据此心得,在 2001 年大量吃下网易股 。

当时段永平便表示:若是有机会能和巴菲特当面聊一聊,对他来说会获得相当大的启发,而他终于也在 2006 年时如愿以偿。

2006 年,段永平才刚和伙伴们投资创立 OPPO 不久,并时逢明基放弃投资 Siemens 手机部门,使得手机市场减去一大竞争者。

换言之,这次的餐会对于段永平未来如何拓展 OPPO,有着强烈的影响。

事后他本人亦表明:「这顿饭是无价的,我觉得多少钱都不为过」。

在 2008 年,段永平再度受邀参与了与巴菲特的午餐,随即在隔年创立新品牌 VIVO 手机。

两顿饭,造就了两大中国手机品牌的诞生 — — 这幺说一点也不为过!

2016 年,这两家品牌在中国市场击败苹果,一跃成为中国手机市场前三大品牌。

而段永平本人,在 2010 年宣布退居幕后。虽仍担任集团总裁,但每年仅回国两次开会。现在生活以投资股票为主,并被誉为是「中国的巴菲特」。

而他此次携同与会的黄峥,原本任职于 Google,并在 2006 年被 Google 派驻中国,设立中国办公室,负责开发中国业务。

当时,黄峥可以说是 Google 仰赖经营中国业务的重要角色之一。然而,在参加巴菲特的餐会之后,隔年黄峥毅然离职,选择创业拼多多。而段永平也成为导师一般的角色,来指导黄峥的创业之路。

2016年,黄峥出任成为自家品牌拼多多的董事长。

2019年,黄峥成为年度富比士全球富豪榜第 94 名。

巴菲特餐会历年得标者故事:催生两大中国手机品牌、价值投资大师
Mohnish Pabrai。
2007 年:得标者跟与会者
  1. Mohnish Pabrai
  2. Guy Spier
  1. Mohnish Pabrai 的妻子和两个女儿
  2. Guy Spier 的妻子 

Mohnish Pabra 一开始原先任职于泰乐通信,随后于 1991 年建立自己的公司 TransTech, Inc,负责 IT 谘询以及系统整合业务。

1999年,他受到巴菲特的影响,参考其公司的基金模型,建立了自己的 Pabrai 投资基金,并担任管理合伙人至今。而在与巴菲特的餐会上,他跟妻子和巴菲特谈论了不少相关的事情。

有趣的是,在餐会前,其公司的股价与营收节节攀升,却在餐会结束后的隔年,因为营收不佳导致股价大幅崩盘。

回溯当时的时空背景,2008 年正值金融大海啸时期。全世界许多公司皆受到波及,当然 Pabrai 投资基金也不例外。

而在 2009 年,其公司股价也慢慢回稳。近年来,公司的股价虽有起伏,但仍相对稳定。

在与巴菲特的餐会后,Mohnish Pabra 跟巴菲特仍有两次的会面:

第一次是在巴菲特的公司年会前:当时巴菲特向他们展示了自己的一些收藏品。

第二次是巴菲特主动邀请他们用餐:与会者包括巴菲特长年以来的合作伙伴,被称为巴菲特秘密武器的查理芒格,而 Mohnish Pabra正是其粉丝,因此使得这次聚会的时间,比当初他们所标下的慈善餐会还长。目前 Mohnish Pabra 依然稳定地经营他自己的投资基金,并建立了 Dakshana Foundation 慈善基金,每年回馈其财富的 2% / 100万美金,资助印度最底层的人。

巴菲特餐会历年得标者故事:催生两大中国手机品牌、价值投资大师
Guy Spier。

而另一位与会者 Guy Spier,是在 1997 年就开始营运自己的投资基金 Aquamarine Fund。

虽曾在 2007 年-2009 年间任职 Dakshana Foundation 的 CEO,但随后便离职,专心经营自己的对沖基金。和 Mohnish Pabra 相同的是,他也是根据巴菲特的投资基金模型,来建立自己的对沖基金 Aquamarine Fund。

其事业,同样也因为 2008 年的金融海啸而急遽下跌,不过在 2009 后也同样迅速回稳。近年观察其公司的财报,涨跌上仍呈现剧烈变动的状况。

巴菲特餐会历年得标者故事:催生两大中国手机品牌、价值投资大师
赵丹阳与巴菲特合照。
2008 年:得标者跟与会者

赵丹阳初入社会,便以从事投资业为主。

2002 年,开始担任赤子之心的基金经理;隔年推出赤子之心中国成长基金。主要投资範围遍布香港、新加坡、美国、台湾,以股票投资为主。

2008 年,他做出了一项惊人之举:将旗下五只信託基金股进行集体清盘 — — 要知道,这是中国私募界以来,首次有人自己主动选择清盘的举动!

当时,赵丹阳以「A 股估值过高,无法找到合适投资标的」为理由,成功地在清盘后,避过 A 股大幅跌价的危机;同年度,标得与巴菲特用餐的权利。

「我在中国没有经历过很多经济周期,因此当向巴菲特问一些关键观点之后,就不需要等到下一轮週期来确认这件事,这个太值了!」餐会后,赵丹阳向记者如此表示。

而当年餐会上最广为人知的,便是赵丹阳在餐会中向巴菲特推荐某支股票。当时,巴菲特仅仅表示可以关注该股票,却在餐后使得该股票股价大幅上涨。短短几天内,赵丹阳就从中获利将近 5.3 亿元。

结果因为此事所带来的影响,巴菲特也表示将订下禁止在午餐上谈论某支个股的规则。

与巴菲特用完餐后,赵丹阳暂时从市场上淡出。儘管有记者多次联繫,但却得总到人在海外,并不方便接受访谈的回应。

事实上,赵丹阳并非是真的退出市场,而是在等待再次进场的时机,毕竟他就曾比喻自己好比潜伏在草丛中的狮子,总是静静地等待最佳出击时机。

而他也确实在 2014 年时返回 A 股市场,重新建立赤子之心的两大项目 — — 价值集合资金信託计画,以及成长集合资金信託计画。

在其投资路上,赵丹阳一路走得相当顺遂,逐年呈现成长的态势。

2018年,虽因中美贸易战而导致前述两大项目亏损接近 18%,但综观从 2014-2018 这段时间,总获利结算仍有约为 47% 左右。

此次,这次与会的另一人段永平 ,表示这次的餐会仍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影响,并且不比 2006 那场餐会少。

经过这场餐会,段永平在隔年成立了另一个手机品牌 VIVO,并与本来持有的品牌 OPPO,一同在 2016 年于中国市场上击败苹果。

结语

2006-2008 此三年的得标者,都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他们的故事:
2006:段永平创立了两大中国手机品牌 OPPO, VIVO
2007:日后成为价值投资大师的 Mohnish Pabrai
2008:赵丹阳一句询问,巴菲特的一句关注,使物美商业股价大涨

下一篇将会介绍 2009-2011 年的得标者,他们又有什幺样故事呢?